屠龙术爱好者数老师成年了吗?

© aSudoku
Powered by LOFTER

沿河邊瞎走了一陣子。
天氣很好,我很不正常。
精神上的壓力很大,沒有來自外部環境的問題。
負面情緒都壓到很深的地方了,我什麼也沒有在管,恍恍惚惚如夢似幻。
我在下降,並期望從懸崖墜到底;但我是最不可能遭遇崩潰的人。
我失去了愛人,那是我不能失去的一個愛人。明日十分鮮明地擺在我眼前,而我不能走出他的陰影。

评论 ( 10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