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的数老师成年了吗?

© aSudoku
Powered by LOFTER

自省

觀念從何而來?是他人的灌輸,還是當真經過了一番消化、驗證?
近來讀書少,思維僵了,是壞事。

170512-白月光喜+1

之所以喜歡這兩個人是因為他們和其他人不一樣,他們超越了時代。在不在一起無所謂,幸不幸福老實說也不怎麼在意,最後能不能改革成功也不重要,唯獨不能接受的是他們停下了腳步,變成除去比較能打以外和其他角色沒有任何區別的無趣人物。
之所以嗑這個cp又是另外一回事,與上述不重合。個人而言,鳴佐關係了無缺憾,給再多美好的平行世界想像也不為過,悲慘的分支卻對它一點損害也沒有,可以說是十分完美。被婚姻結局虐到真是姿勢水平有待提高。

(簡單來說就是角色如果塑造失敗會極度不爽恨不得日天;cp,沒有什麼可以動搖到我。不是說喜好程度不同,而是方式不同。
啊,熟悉的心理體會。人總是不斷重複自己做過的事情。)

170417

去年這個時候,我正處於單向熱戀期,為了真正的生活而生活,且對未來满是期待。

我想念你。

幾日前,我莫名醒悟了一瞬間,以為自己找到了,或者是回來了。我想著我仍然可以有的理想,好像失去你也未嘗不可。勁頭很快過去,結果這又是一個泡沫。

也許真的推我墮下的人是你,不,還得怪我自己。如果我真心愛你,絕不至於到現在這個田地吧。對不起。明明我本來是黑淵裡的,是你給了我一道光。

——不屬於我的光。

看,我仍然愚昧無知地喜愛你,在晦暗的角落;可我明白的,我失去你了。

我想念你。

對不起。

我想念你。

沿河邊瞎走了一陣子。
天氣很好,我很不正常。
精神上的壓力很大,沒有來自外部環境的問題。
負面情緒都壓到很深的地方了,我什麼也沒有在管,恍恍惚惚如夢似幻。
我在下降,並期望從懸崖墜到底;但我是最不可能遭遇崩潰的人。
我失去了愛人,那是我不能失去的一個愛人。明日十分鮮明地擺在我眼前,而我不能走出他的陰影。